贝壳云

【喜灰】架空(上)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架空声优圈au,其实不是很了解声优圈,不过想试试。不要代入进去!!


“最近事务所新招了一个新人声优”,灰太狼捏着那个人的照片地对夜太狼吐槽道,“先说好我不是嫉妒,我只是为事务所不值罢了!那么多的好资源,居然全砸在他一个人身上!如果他业务水平不错也就罢了,问题是――他现在特么还在棒读啊!!”

“表弟,消消气,别把嗓子气坏了。”夜太狼趁着灰太狼因为过于激动而气得发抖时,适时把手边的茶水推了过去,试图把这个话题绕过去,“说到这里,红红现在怎么样了?”

没想到听到这句话的灰太狼似乎更气了,他将茶杯“啪”一声重重地放在桌上气愤道:“红红现在都没什么好资源了!她好不容易才进入了自己理想的事务所,现在却因为那个小屁孩而被晾在一边!啊啊啊越说越气!”

“那你们俩现在不会房租都交不起吧?”夜太狼说着,忍不住在兜里摸了摸,掂量着能够借给灰太狼多少钱,然后悲哀的发现他的私房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香太狼发现并且拿走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最近还好,还是有一些资源可以供我选择的,再怎么说我在这个事务所呆了也有十年了,重点是红红啊!最近她脾气越来越不好,之前为了庆祝加入事务所而收起的平底锅似乎又要出来了……”灰太狼有些瑟瑟发抖。

“所以――”灰太狼说着一拍桌子,“都是喜羊羊那小子的错啊!如果没有他横空出世抢资源,红红再怎么样也可以分到一点适合她的角色!”

“我怎么感觉你是因为平底锅要回来了才对那新人愤愤不平的?”夜太狼吐槽道。

“怎么可能!”灰太狼大义凛然,“我只是觉得好资源应该交给好的人,给一个棒读的新人是真的浪费啊!”

“……如果你能把发抖的脚收起来说不定会更有说服力一点。”夜太狼吐槽道,“好了,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了,表弟你多多保重啊。”

“保重啊表哥,你先走吧,我现在腿还有点软站不起来……”灰太狼有些尴尬地笑着。



“灰太狼,这是你最近的资源,自己看看吧。”黑大帅将一叠文件放在桌上。

灰太狼忙不迭地拿起文件,说了声:“谢谢,”

黑大帅脚还没踏出门外,灰太狼就急急忙忙叫住了他。

“老板等等!”

黑大帅回头,将手撑在桌上,扭曲地笑着说:“不是说了吗,要叫我老大!”

你上次明明说的是老板……灰太狼在心里默默吐槽,“为什么这次的h抓是我给喜羊羊做受!您不是说我的声音是少有的怎么都受不起来的攻音吗!!”

“灰太狼,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黑大帅捏了捏手指,发出咔咔咔地声音,“还是说你就是不想活了?”

“没没没没有,我觉得老大的这个决定特别……特别另类!独一无二!”灰太狼立马怂了,拍马屁道。

“砰!”灰太狼倒在地上,黑大帅转身说道:“不是说了要叫我大帅吗!”


到了配音当天,灰太狼提前到了配音室,却发现有人比他还早到,看到那个人的背影时,灰太狼默默在心里骂了一句“装给谁看呢!”

尽管内心很看不惯对方,但再怎么说两人也是同事,所以灰太狼还是强行咧开嘴笑着对喜羊羊说:“好巧,你也这么早啊,喜……小喜……”

正在练习台词的喜羊羊闻言看了一眼面前这位强行满脸堆笑的大叔脸,清冷地开口说道:“闭嘴,屁股撅起来!”

灰太狼笑容一僵,正想骂他神经病,却在电光火石之间想起了这是他们俩这次合作h抓的台词,想到这里,他怒不可赦地大声说道:“你特么演个屁!这里的声线不是这样的!”

“啊?是这样吗?”喜羊羊纯良无害地问道,“那应该是怎么样呢?”

“这里应该是……”灰太狼正想说出来,却想到这人可是害红红没资源的家伙,于是他轻咳一声,“你还是自己摸索吧。”

“灰太狼先生,你不会是害羞了吧?”喜羊羊甚至没有改变笑容,他早就知道眼前这人看不惯自己,所以并不意外。

“我怎么可能害羞!这里应该是……”尽管知道这是喜羊羊的激将法,但他仍旧是中招了,仿佛中蛊一般把自己靠时间堆积的经验说了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喜羊羊摸着下巴琢磨着,又笑了笑,这次表情真实了一点,也带了一点挑逗,“那谢谢灰太狼前辈了~”








tbc

【喜灰】鬼屋(下)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进去以后没多久,灰太狼就被一个从他面前跑过去的木乃伊吓得魂飞魄散,为了抵御内心的恐惧感,他决定贴着墙往前挪。

走着走着,突然背后的墙崩塌了,一只眼睛发红脸上画着鬼脸的狐狸扑向灰太狼,他下意识闭上眼睛打算等工作人员自己退下去。

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只手将灰太狼拉到了那只动物的攻击范围之外。

“快跑,那是一只被狂犬病毒感染的动物!”

“什么?!”灰太狼感觉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黑暗中的那个家伙拉着跑了起来。

等到两人找到一个想对安全的地方以后,灰太狼才惊魂未定地向对方提问:“发生了什么?这里怎么会有狂犬病毒?!”

“我从村长那里偷出来在这里不小心打翻溅到那个动物身上了。”昏暗的灯光下,喜羊羊的脸变得忽隐忽现。

“喜羊羊!原来是你?!”灰太狼立马由衷的感觉到一种厌恶感袭上心头,低头一看,自己的爪子和对方的羊蹄子还牵在一起……他立马刷地甩开了手。

“灰太狼先生,你看看你腿上是什么。”喜羊羊笑着指了指下面,还贴心地划了根火柴以便对方看得更清楚。

只见灰太狼的右腿上不知什么时候绑上了一枚炸弹,而遥控器正在喜羊羊的手上,他不由得感到心头一窒。

“你一个小孩子怎么随身带着这种东西?!”灰太狼感觉喜羊羊这家伙真是太不可爱了,虽然他也从来没有对他有过好感就是了。

“兴趣而已,不可以吗?”喜羊羊淡淡的说着,掏出一瓶药,“这是狂犬病毒的解药,我们必须想办法让整个游乐场的人都淋到这个。”

“你自己闯出的祸凭什么要我陪你!”灰太狼开始反抗起来。

“如果你这次做的好的话,我就让你抓一次。”喜羊羊笑着给出了可能性。

“我不要你,我要懒羊羊那个小胖子!”灰太狼试图耍赖躲过做事。

“啪”的一声,喜羊羊突然把他压倒,将一把刀插 在灰太狼的脸庞边缘,他轻笑着问道:“你是要我还是懒羊羊?”说着将刀拔出来,用刀背轻轻地在对方脸上的刀疤处滑动着。

他毛骨悚然地感受着凉意一点一点地划过脸庞,觉得眼前这个宿敌或许比整个鬼屋的所有鬼还要恐怖。

“那么灰太狼先生,合作愉快~。”
“……”灰太狼无语地看着前一秒还压着自己要动刀子的羊下一秒就纯良无害地要和他暂时握手言和。

“我们只要让游乐场上方喷射这个就行了吧?”灰太狼看着药瓶大脑开始飞速转动。

“对,你打算怎么做?”喜羊羊看着他说道。

“我怎么突然觉得你其实一个人也可以完成这个工作,但你就是要拖我下水看我想干掉你又干不掉的倒霉模样?”

“我问你打算怎么做!”喜羊羊似乎在摸索着兜里的刀。

“想办法把游乐场所有动物聚集在鬼屋里,然后在屋顶喷射这个药。”灰太狼立马回答了问题。

“嗯,和我想的也差不多……”喜羊羊嘀咕着,“那么鬼屋以北的就由你把它们引过来了,以南就由我来引过来。”

“行。”灰太狼似乎被那只一直放在兜里的手吓得不敢造次了。


过了好一会,两人以自身为诱饵将游乐场附近所有的动物关进了鬼屋,将他们的狂犬病毒给解除了。

随后,喜羊羊遵守诺言,真的让灰太狼把他捆回了狼堡。

谁知一进门,喜羊羊就突然割断绳子对红太狼说道:“红太狼女士,其实我和灰太狼先生在一起了,我们这次前来是想让你签这份离婚协议书的。”

说着他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红太狼见状怒不可赦,不顾灰太狼的解释,直接掏出平底锅暴打了他。喜羊羊趁机从狼堡跑了出来。

等他走出狼堡以后,却不急着走,直到灰太狼在狼堡里喊出:“可恶的喜羊羊!我一定会回来的!”之后才重新迈开步子往前走。


『你可一定要继续来哦,灰太狼大叔。』喜羊羊看着被打上天空的那只狼想着,『毕竟是你说的,你一定会回来的,不是吗?』









END

【喜灰】鬼屋(上)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自从被沸羊羊那次讲鬼故事吓晕之后,灰太狼就变得怕鬼怕黑起来,有些时候红太狼拿平底锅使劲敲他都做不到放下那份恐惧。

不过怕鬼和抓小羊这件事没有任何冲突,所以一个大白天,灰太狼照例被红太狼一个平底锅敲到羊村门口。

他在草丛中听到小羊们计划去游乐场玩的话语之后就偷偷跑回狼堡打扮成服务生的样子,打算在游乐场把小羊一网打尽。

结果他在门口被人拦了下来,要求他出示工作证。灰太狼犹豫了几秒就被保安拎起来要把他扔远了,看到这动作,灰太狼忍不住开始骂骂咧咧地挣扎着。

这时候,正在前面检票的喜羊羊感觉好像听到了很熟悉的声音,于是他让朋友们先去玩,自己找了个高处摸出望远镜看向了四周,很快就发现了游乐场门口正在和保安拉拉扯扯的灰太狼。

“不好,要尽快通知朋友们!”喜羊羊放下望远镜正想往楼下跑,却又想到了什么自言自语道:“现在他们多半都已经分散了,不好找啊,还不如……一直和他呆在一起,这也间接保证了伙伴们的安全,反正那只笨狼也很好欺负。”

做好决定后,喜羊羊就跑下楼,走向游乐园门口,将灰太狼一把拉住以后对保安纯良地笑着说:“不好意思这是我老婆,他和我闹别扭呢。”

说着拍了拍对方的屁股,灰太狼一副想发飙又因为怕保安揍他而憋屈的表情。

等到两人都进了游乐园以后,灰太狼就打算把喜羊羊抓住问他其他同伴在哪,却被对方把胳膊一甩,率先往游乐场的深处跑了,他想了想紧追其下。

很快,喜羊羊跑到了鬼屋门口,灰太狼心里不由得一紧,只见对方回头笑着比了个鬼脸,然后跑了进去。

在艰难权衡了一下鬼屋和平底锅哪个更可怕以后,灰太狼哭丧着脸跑进了鬼屋。







tbc

喜羊羊原来早期的爱好是收藏炸弹!还会梦游!还喜欢听恐怖故事!妈呀感觉这人设好带感!!虽然后期的好孩子人设也很带感,不过都好萌啊!!

p1喜羊羊觉得灰太狼比红太狼好玩
p2喜羊羊在偷窥红太狼和灰太狼
p3灰太狼给喜羊羊递毛巾
p4两人抢东西
p5喜羊羊把灰太狼打败以后露出腹黑的表情
p6是情侣装(两位的思维又想到一块去了hhh)

这一集也超有意思!和喜羊羊相反的是灰太狼,和美羊羊相反的是红太狼,和沸羊羊相反的是懒羊羊。以及感受到了如果灰太狼的种族和喜羊羊对换一下,他们得是团灭的节奏23333
(喜羊羊与灰太狼158集相反锤)

这一集真好,这应该算两人早期的第一次正式合作了(前面其实也有合作不过我觉得那种合作比如p6那种,但是那是一群羊和一只狼,不算两个人的合作)以及早期的喜羊羊好喜欢叫灰太狼笨狼啊\(//∇//)\,还挺萌的(喜羊羊与灰太狼第148集龙卷风)

【喜灰】悔(下)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他们没有合作多久,青青草原就被迫卷入了战争。战争双方分别是支持动物吃变形药变成人的一派和拒绝动物吃药变为肮脏的人类的一派。

按照包包大人和慢羊羊的意思,他们原本是打算让青青草原保持中立的立场的。但是敌人三番两次地轰炸羊族的边缘地区,所以他们也不得不加入战斗。

知道这件事之后,灰太狼的态度是暂时中止和羊族的合作,他打算带着狼族的同伴远离这场战争。

“灰太狼!你难道不是青青草原的一员吗?!你怎么可以这样?!”沸羊羊抓住对方的领子,挥拳打了他一下,见对方一副不在意的表情时顿时更加生气,想要再打时被喜羊羊抓住胳膊拦住了。

“喜羊羊你不会也要劝我加入吧?”灰太狼嘲讽地笑着。

“灰太狼先生,你想多了,我怎么会舍得让你参与战争呢?”喜羊羊轻轻摸着灰太狼的脸问道,“那你现在打算去什么地方避难?”

“关你什么事!”灰太狼拉下了对方的手,继续说道,“总之这种事我是不会和你们合作的。”

他正想潇洒地对身后的红太狼说:“老婆我们走!”却发现红太狼似乎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一样一脸兴奋地和美羊羊看着他和喜羊羊。

自从变成人以后,感觉老婆越来越奇怪了。灰太狼叹了口气,上前拉了拉红太狼的手臂说道:“老婆,走了。”

“砰!”的一声,灰太狼被平底锅砸了,红太狼叉腰冲他说道:“给我和小羊们合作!”

“不……”灰太狼少有的忤逆了红太狼的话,“老婆你快和我走,战争不是儿戏!”

“灰太狼你这是什么态度!”红太狼正想挥动平底锅,却被对方一把扛住,并且拉上了哭着喊“我不要离开羊哥哥!”的小灰灰走了。

看着拖家带口的灰太狼,喜羊羊苦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对同伴说道:“朋友们,我们也要展开行动了。”






没想到过了将近一个月以后,灰太狼就满身是伤地出现在羊村门口要求继续与羊族合作。

见到对方坚定的眼神之后,喜羊羊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身边空出了一个位置给灰太狼。

这一个月,羊村因为喜羊羊的计谋和慢羊羊的高科技而屡屡取胜。但同时,人类的身体也在这种时候拖了后腿。

敌方是只会受伤不会死亡的动物,而己方则是受到重伤都会死的人类身体。所以尽管羊村赢多输少,但是仍然损失惨重。

但灰太狼制作的解药只有一颗,慢羊羊将这颗药交给了目前羊村的战争总指挥喜羊羊。他希望,即使这一场战争输了,喜羊羊也可以通过解药免去一死。

灰太狼加入战争后,局势更加偏向青青草原,对方见状就写来一封信求和。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陷阱,美羊羊劝喜羊羊不要去,他笑了笑说道:“这何尝又不是一个机会呢?”


知道喜羊羊要去敌方阵营签订和平条约后,灰太狼沉吟了许久,最终说道:“我陪你去。”

两人在路上一直沉默着,快要到目的地时,喜羊羊才问道:“你身上带了什么武器?”

“我身上带了很多,你说的哪一件?”灰太狼说。

“当然是灰太狼先生的杀手锏啊。”喜羊羊笑嘻嘻地说道。

“炸弹。”灰太狼想了想才说道。

“好巧,我也带了这个,不过我是绑在自己身上。”喜羊羊将颈部的铃铛慢慢打开以后拿给了灰太狼看。

“这是……可以把整个城市炸掉的微型炸弹……你把遥控器放在了哪里?”灰太狼一边研究着手中的东西一边问道。

“在伙伴们那里,如果发生了不测我会将耳钉捏碎,那样他们就会接收到信号引爆炸弹。”喜羊羊将头发拨开,露出了一个简约的耳钉。

“哦……应该快到了吧?”灰太狼没有过多的注意对方那张好看的脸和刻意引诱的动物,只是感觉快要到敌方阵营了。

“对……”喜羊羊有些挫败的放下了手,正想吐槽灰太狼的不解风情,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起只好作罢。



到了之后,他们俩受到了敌方老大的殷切的欢迎,甚至没怎么为难他们就把合约签了,签完后还说要宴请两人庆祝被灰太狼拒绝了,他要求敌方交出自己的老婆和儿子,被告知俘虏和总部不在一起,只得再次启程去分部接回家人。

一路上民众的友好态度让他们俩也放松了警惕,以至于喜羊羊被灰太狼推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手 榴 弹的冲击波弹开了。

他看到灰太狼满身是血的摔倒在地上,看到暴乱分子猖狂的笑着,看到给他们带路的人似乎在打电话……他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慢了下来,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慢慢地挪动着脚步走向那个已经接近濒死的男人。

“灰……灰太狼……你为……为什么要……”喜羊羊颤抖着伸出手想要抱起对方残破的躯体,却被赶到的医护人员阻拦了。他们也顾不上将灰太狼送到医院了,只得现场抢救伤口。

“……本大王只是想要救回老婆孩子……”灰太狼气若游丝地说道,“救了你……就相当于救了他们俩……咳咳……其……其实……我……”

“灰太狼你别再说话了!”喜羊羊想要紧紧抓住那人的手,却在看到血肉模糊的手臂时放弃了,他只能用尽全身力气的撑在一边说道,“求求你……不要死!!!”

“先生请离开这里,不要影响医护人员治疗。”








“后来呢后来呢?灰太狼先生不会死了吧?”长着尖牙的小姑娘一脸急切地抓着银发青年的手臂想要听后续。

“死个屁!喜羊羊你少胡说!那会我明明只是重伤哪有你说的那么惨!”灰发男人一边端上水果沙拉一边不肯承认他那时的惨状。

“对对对,那个时候我比较惨,毕竟智商都下线了。”喜羊羊温柔的笑着,用手搂住了灰发恋人。

“那个时候如果不是村长打来电话提醒我还有变形药我都不会想起这个东西。”喜羊羊将下巴搭在灰太狼的肩膀上,轻声说道。

“喜羊羊,灰太狼,这次麻烦你们照看孩子了。”暖羊羊挽着蕉太狼的手臂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以后再有事也可以把小暖暖给我们带,我们没关系的。”喜羊羊将女孩牵到了暖羊羊的面前。
“那有机会请你们吃个饭,我们先走了。”蕉太狼说着,关上了门。



几年前灰太狼被变形药变回动物以后,原本濒死的伤痕立马变成了只需要修养几个月的重伤。住院期间,红太狼带着小灰灰去看了他,顺便离了个婚。因为她觉得现在的自己比起灰太狼更爱看两个男人甜甜的谈恋爱。她早就看出喜羊羊和自家老公的情况:明明已经是双箭头了但却因为自身的原则问题而一次次逃避。所以这次她愿意当一次推手。

果然,没过多久,两人就在一起了,喜羊羊打来感谢的电话,红太狼觉得这孩子真是忘恩负义,明明是我退出你才有的机会,你怎么一副自己炫耀的口气?呵,男人!









END

【喜灰】悔(中)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最终灰太狼还是带着已经变为人形的一大家子人去羊村拜访了他们。

为了庆祝羊狼几百年以来终于迎来的和平共处,慢羊羊举办了一个庆祝大会。把青青草原的大多数动物都请过去聚一聚。至于钱嘛,大家均摊。

吃饭时,灰太狼一会帮左手边与懒羊羊腻腻歪歪的小灰灰将鱼刺择出来,一会帮右手边正在和美羊羊讨教美容经的红太狼夹菜盛汤,完全不顾自己的肚子已经咕咕响得很大声了。

蕉太狼劝他:“二叔,你先歇歇吃点东西吧。”

灰太狼瞪了他一眼,语气不善地说道:“我可做不到像你一样这么快和自己之前的天敌和谐相处。”

“可是二婶和小灰灰也很快就习惯了。”蕉太狼啃了口香蕉慢慢地说道。

“那是……那是因为他们俩之前和小羊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你看我的其他亲戚――”灰太狼指向七大恶狼,发现他们已经愉快地和小羊们抢起了菜,一副没把自己当狼的样子。

“咳……他们是在潜伏!为了让小羊们放松警惕!”灰太狼连忙转身假装没看到他们,为了掩饰刚才的谎话,他咬了一口嘴边的素羊肉块……嗯?

灰太狼连忙看向身旁,发现刚才喂他吃东西的是喜羊羊,他愣愣地看着身边的人,因为过于震惊甚至忘了拒绝对方的投喂。

等他反应过来时,肚子也没有那么饿了,但喜羊羊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依旧一叉子一叉子地喂着,一脸心疼他饿肚子的样子。

“等等!”灰太狼打掉了喜羊羊手上的叉子,“喜羊羊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这不是担心灰太狼大叔饿死了小灰灰不就没有爸爸了吗。”见对方不领情,喜羊羊也不生气,只是随手抽出一张纸巾将手上的酱汁擦了擦,脸上没有一丝愠色。

“你要是真担心我死就不应该把我变成你们的同类,喜羊羊,你们恐怕还没察觉变成人类的副作用吧?”灰太狼淡淡地说着,主动靠近喜羊羊,在他的耳边说道“人类的身体很脆弱,小心点,可别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害死了。”

说完后灰太狼就打算继续和喜羊羊保持距离,却被对方按在了怀里,他正想大吼大叫却被对方的一句话叫住了:“你也不想打破现状吧?”

听到这句话之后,灰太狼看了一眼周围其乐融融的场景,默默地放弃了挣扎:“你又想说什么?”

“我们换个地方说。”喜羊羊在灰太狼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然后放开了他,转身给慢羊羊打了个招呼,“村长,我去外面透透气。”

“可恶的喜羊羊!”灰太狼将冰可乐一口气吞进肚子里暂时压制住脸上的热度以后才跑到红太狼面前说要去趟厕所,对方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

“所以,有什么事要到屋顶来说吗?喜先生?”灰太狼一边攀爬着一边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今晚月色真美,不去屋顶赏个月可惜了。”喜羊羊淡淡的笑了笑,他的脸在月光的照射下好看得令人窒息。

可惜他面前的这位不仅不是普通人,还是整个青青草原最讨厌他的那只狼。所以灰太狼没怎么去看对方的模样,甚至没有深思那几句话,只是回答道:“你还挺无聊的。”


“变成人类之后战斗力会降低的事我听村长说过。”到屋顶后,喜羊羊率先打破了沉默。“但同时,智力也会大幅度提高。”

“你觉得这对你我有用吗?”灰太狼问道,“你也知道吧,这只是慢羊羊为了安慰你们的话,实际上变成人以后除了会让我们不再吃你们之外,对青青草原有什么好处吗?”

“灰太狼先生,你说的对,但是对于我来说,变形药只有一个好处――”喜羊羊说着,拉近了两人的距离,“那就是以后可以更接近你了。”

“你在说什么――”灰太狼觉得两人有些太近了想拉开距离却被对方抵在墙上强吻了。

“你干嘛!”在喜羊羊的手摸索着伸进灰太狼的衣服里面时,他终于有些忍无可忍地大力推开了对方:“你……你……”他似乎被有些喘不过气,缓过气以后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要不要和这家伙讲讲早恋的危害?他的大脑开始跑起了火车。

“其实我并不讨厌和你针锋相对的日子,但如果一直保持那种状况,你我的距离就只会是亦敌亦友,虽然我对那种关系也挺满足的,但是其他人对我们的这种状况不满意,比如村长,他一直想让青青草原永远和平,比如懒羊羊,他不想在外面睡个觉都要担惊受怕,所以这根本不是我能决定的事,至于把你也变成同类只是我知道你不会吃人类形态的我们,所以你会离开这里到另一个地方抓羊,这种情况……我怎么会允许呢。”喜羊羊说到这里时虽然是笑着的,但声音冷得可以带冰碴了。

“你是说不会允许我去伤害别的地方的羊还是……什么?”灰太狼似乎被这番话惊到了。

“两者兼有吧,不过灰太狼先生,你不打算交出点什么吗?”喜羊羊伸出手来。

“这不是白给的!你们羊族这样算是欠我们狼族一个人情了!以后我会让你们还得倾家荡产!”灰太狼说着递出了一瓶药。


“这个是当然的呢。到时候就看灰太狼先生怎么说了。”喜羊羊笑眯眯地接过了药,顺势抓住对方的手拉近两人的距离,快速地亲了一口以后,转身说道:“合作愉快。”








TBC

【喜灰】悔(上)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随着青青草原科技的发展,那里的动物渐渐的可以通过一种药暂时变成人类。知道这个消息以后,青青草原上的食草动物都开始想办法去找一些科研方面更有成就的动物来帮忙把变形药的时效变为永久性的。毕竟,它们也不想再生活在被吃的阴影之下。

最后永久性变形药在羊村实验室的一声爆炸中应声而出。

变形药的第一个实验品是懒羊羊,它甚至没等慢羊羊说完可能会产生的副作用就把药塞进了嘴里。没过多久,一个长的有些微胖的男孩众目睽睽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一脸无所谓的继续吃着零食,完全没有身为众人目光焦点的自觉。

等到所有食草动物都吃下没有任何副作用的药以后,喜羊羊对慢羊羊提出了一个建议:“要不要给灰太狼也吃下这药?”

这句话一出来,沸羊羊就不满的说道:“灰太狼?怎么可以便宜了那家伙的呢!这药可是好不容易才研究出来的!”

美羊羊他们也一脸赞同地点了点头。

似乎是早就料到大家的反应,喜羊羊没有多少犹豫就继续说道:“对于我们这种形态来说,它们还是很危险的,我上次看的书里面有提到过,狼也是可以吃人的。但是如果变成了同类就不一样了,你听说过几个愿意吃同类的动物?”

听了这么一番话后,大家陷入了沉思,最后还是慢羊羊一锤定音:“为了大家以后的安全,多制造几颗药也没什么问题。只是我们怎么把药送到灰太狼那里去?”

“村长,这种事交给我就行了。”喜羊羊笑得一脸爽朗,“反正以后和灰太狼先生就是同类了,就当是提前和他打个招呼吧。”



次日,喜羊羊拿着药瓶带着绳子打算像以前一样从狼堡的边缘爬上去,发现人类的要做出这种事还挺艰难的,所以他放弃了这个计划。在准备工作中,他发现狼堡大门比以往要矮上了不少,于是他决定还是从大门那里光明正大地敲门进去。想着他轻轻地敲了敲门。

没过多久,门开了。里面是灰太狼那张还是动物形态的脸,喜羊羊俯视着它,突然有点不想把它变成人类了,毕竟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

但他就把这个念头打消了,想起了这次来的正事。不过,原本打算放进灰太狼做的饭菜里的计划好像也不用了呢……喜羊羊看着眼前这只只有他三分之一身形的狼想着,表情有些愉悦地抓起灰太狼的后颈,将药丸强行塞进对方嘴里。灰太狼甚至没来得及反抗就被迫吞下了变形药。

没过多久,喜羊羊怀里的那只狼变成了了一位脸上带有一道浅浅疤痕的男人。

喜羊羊看着怀中那个一脸懵逼的男人,再次觉得把灰太狼变成了人类的想法很不错。至少让他欣赏到了对方那从来没有出现过脸上的表情。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相互依偎的动作才被一只平底锅打破。

“灰太狼!你跑哪里去了?!菜都糊了!”

听到红太狼的这句话,灰太狼下意识地把喜羊羊推开打算站起来,却又因为久久蹲着突然站起的眩晕感而再次坐回了喜羊羊的怀里,他一瞬间觉得在这个年轻的陌生人面前特别丢脸。

“灰太狼先生,要我扶你起来吗?”喜羊羊憋着笑。

“你是――喜羊羊?!”听到这熟悉的口癖灰太狼才明白眼前的人是谁,他连忙挣脱了对方那满是青草味的怀抱。

“终于知道我是谁了?”喜羊羊笑眯眯的说。

“你来干什么?!自从知道你们羊村搞了个变形药以后我就没去骚扰羊村了!”灰太狼似乎对已经变成了人类的羊不感兴趣,相反现在对他们很戒备。

“没干什么,给你们送药免得你们饿死啊。”喜羊羊似乎对这种相处方式有点不太爽,说着就把药瓶扔到了灰太狼手里,转身看似轻松地说了一句:“如果不相信你扔掉也没关系,如果你打算一辈子和红太狼小灰灰不同种族生活的话。”

“莫名其妙……”灰太狼嘀咕着关上了门,却没有把手中的药瓶扔了,毕竟免费的研究成果不要才不要。刚好他打算把人变回羊的药弄出来以防万一。







TBC